©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平安轶事(二十四)(现代AU,狗崽,酒茨,博晴,夜青)

二十四

 

女人摸了摸妖狐的头发,笑着说:“这不是妖狐吗,已经长这么高啦,也越来越帅了。”

“嘿嘿,红叶姐才是越来越美了。”

“这嘴啊,也是越来越甜了。”

妖狐羞涩地笑了笑,回头又看见一个熟人:“咦,茨木先生你怎么也在这而?”

茨木点头致意,而酒吞解释到:“他过来配合办案的。”他面无表情地说,然后吩咐妖狐,“崽崽,你先去办公室等我。”“好!”见妖狐笑着答应了跟红叶道之后别进了楼里,然后他才对茨木说,“如果有需要,我们会再联系你的。”

“好的。”茨木默默答应之后,也离开了派出所。

就剩下酒吞与红叶,两人沉默地对视许久,还是红叶先开了口:“好久不见。”

“嗯。”酒吞礼貌地点了点头,说,“来警局有什么事吗?”

“刚从外地搬回来,过来做些户口相关的手续,没想到就遇见了你。”

无意与红叶寒暄,酒吞看了看手表说:“这时间快下班了,办证中心估计也没号了,你明天赶个早吧。”

“好。”只见红叶又踌躇了一会儿才说,“晴明先生还好吗?”

“嗯,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勿念。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酒吞正要走的时候却又被红叶叫了下来,她指着酒吞手里的手帕说:“那手帕,你还留着?”

酒吞这才发现自己还攥着茨木还给他的那方手帕,他看着手帕一角绣着的红枫,内心一时五味杂陈,但嘴上还是平淡地说:“这是妖狐后来做的,不是原来那块了。”

“是吗……那我先走了,不打扰你工作了。”

酒吞挥了挥手权当告别,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派出所大楼。

 

另一边茨木离开了派出所,原本见到酒吞之后十分舒畅的心情变得郁结起来,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胸口,让他觉得一阵阵发闷。

“红叶……”他听见自己喃喃自语。

难道是因为红叶?那方手帕一角绣着的精致红色枫叶,不正是那女人的名字吗。而酒吞随身带着绣有她名字的手帕,揭示着两人的亲密关系。

“哎……”茨木重重叹了口气,原本就烦闷的胸口只觉得一阵刺痛,他不明所以地隔着衣服揉了揉,但那阵刺痛并没有消退。

由于祖父管教的严,一切可能早恋的苗头都被扼杀在了娘胎里。毕业后工作没几年又被大天狗叫回了国内,所以茨木在恋爱方面算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这抓心挠肝让他患得患失的感觉是什么。

但是他知道一整天的好心情,不知怎么的从他胸中通通溜走了。茨木拍了拍闷地喘不过气来的胸口,又重重地叹了口气,却被另一个声音惊地差点跳起来。

“我说客人啊,别光顾着叹气,你要去哪儿啊?”

茨木这才发现自己恍惚之中已经上了一辆出租车,他看了看手机,这时间去公司大概只能赶上大家下班了,而大天狗也没打电话让他回去加班,所以还是回去好了。

但是回公寓的话,也只有他一个人而已,他现在完完全全不想要一个人呆着。于是他对出租车司机说:“去平安小区。”


TBC

评论(8)
热度(112)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