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平安轶事(八)(现代AU,狗崽,酒茨,博晴,夜青)

 

说来夜叉听到这个奇怪的“佛门早课”完全是机缘巧合,夜叉自认是个俗人当然不会特地找这种佛家节目来听。

那天夜里夜叉在大江山里遇上个人,两人眉来眼去了一整晚,一下班自然而然夜叉就把那人带到了车里准备去开个房。夜叉很早就知道自己是弯的,在性的观念上也很开放,只是高中的时候趁着家里没人带了小情人回家,两人正你侬我侬准备干点少儿不宜的事儿的时候被临时从警校回家的酒吞抓个正着。之后当然是被酒吞削了一顿外加全家通报,至此之后他就再不把一夜情对象带回家了,租住的公寓也不行,家里人偶尔还会过来。

其实夜叉也有那么一两任正经交往的男朋友,但是都因为各种原因没在一起多久就分手了。晴明说他不走心,酒吞说他没正经,三尾笑笑不说话,妖狐说他活该孤独终老。孤独终老就孤独终老吧,反正床伴不少。

再说回那个一夜情对象——两人纠缠着上了车,夜叉只来得及发动车子那个人就缠了上来,抱着他的头又是亲又是舔的,没几秒钟上衣都脱了大半。夜叉不是没见过这么热情的,竟然对方都不介意在车上来一发,他当然也乐得省一笔房费。

夜叉顺势从驾驶座探身到副驾驶那边,一边伸手在车内收纳箱里寻找安全套。没想两人的动作无意间碰到了收音机的开关,一段纯音乐伴随着两人的喘息声回荡在车内。

当夜叉的一夜情对象将手探进他的牛仔裤,并隔着内裤抚弄他的下身时,电台里的纯音乐停了下来,变成了一串夜叉听不懂的呢喃,两人都没有多去在意依旧打得火热。

直到那串呢喃结束,一个低沉温润的嗓音从收音机里传了出来:“听众朋友们早上好,欢迎收听今天的‘佛门早课’……”

夜叉顿时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浑身一个激灵,裤裆里像着了火一样二话不说就把另一个人的手拉了出来,他猛得往后缩了一下,要不是车内空间有限夜叉无疑会退出几丈远去。

他眼神迷离的露水情人噘着嘴还想贴上来,却被夜叉一把按回了副驾的靠背上,两人之间隔着一臂的距离。

“怎么了?”那人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

说来夜叉眼光颇高,今日选的这个床伴也是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而且据前面的举动判断也够热情火辣,但夜叉就是忽然失了兴致。

“我累了,你走吧。”夜叉放开了那个人,退回了驾驶座上,低着头整理凌乱的衣裤。

“怎么了,刚刚不是好好的吗?”

“啧!”还想靠近的人被夜叉一个狠厉的瞪眼给吓得退了回去。

了解夜叉的人可都知道他不是什么好脾气的绅士,这些找上门来的床伴大多都知道他在外的名声,在他发火闹得两人都不愉快之前自己识趣离开绝对是上佳选择。

果然那个人带着一脸不甘下了车,夜叉也没心思管他去了哪,只是点了一根烟靠在车座的靠背上,任凭那个低沉温润的声音充斥整个车厢。

夜叉安静听一会儿广播,然后掐灭了手里没吸的烟,挂了档放了手刹伴着电台里的声音将车开了出去。

 

之后经调查而知,这“佛门早课”选在凌晨四点佛家做早课的时间放送,节目开头的呢喃声便是早课开始之前的“香赞”,节目主持人叫做青坊主,自称青坊居士每日所做的就是为听众解答问题,以及讲一段佛经故事。这样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广播节目竟然做了五年之久,因为夜叉没有听广播的习惯就一直没有发现。

后来夜叉为什么一直听这个节目,很多时候还伴着这个声音入睡?他对自己的解释是青坊主有一把好声音,而他的耳朵受到太多电音的挑扰,需要这样平稳的声音来清净一下耳根。

至于为什么自从夜叉听了这个节目就没有再找床伴,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TBC


大概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青坊主的声音就能让骚叉子清心寡欲了

评论(6)
热度(171)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