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平安轶事(七)(现代AU,狗崽,酒茨,博晴,夜青)

阿妈今天肝了一晚上给狗子肝到了新皮!

狗子和崽崽都表示很高兴穿着新衣服去过520了

阿妈摸了摸自己的肝,又看看捧着15片茨球碎片的吞哥

惊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啊!


尼玛第一遍更新竟然出错


 

酒吞处理完警务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他走到警局门口看见一排便民自行车的时候才惊觉下午借的共享单车没有落锁。赶忙借了廉鼬兄弟的小电动,凭着定位寻出十几里地才把车子落了锁,结束了行程。

等他再回到警员宿舍也过了午夜了,赶忙洗漱上床,正迷糊得将要见周公之时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接起来听了几句交代了声:“小事找白狼,她今天当班。”就切换了静音,总算睡了过去。

虽然晴明有时会不解,但酒吞一直觉得自己成为警察是命中注定。他当然知道自己的生父八岐是个黑老大,但八岐从未让酒吞接触道上的事,对外界也把酒吞的身份隐藏的极好。人人都只知道八岐早年丧妻育有一子,却从没有人知道这个孩子姓甚名谁长得什么模样。

八岐一向事物繁忙神龙见首不见尾,就连经常跟酒吞接触的晴明也不过十天半个月里才出现个三两次,酒吞的童年基本是跟着各个保姆度过的。一次因为保姆疏忽,酒吞自个儿走丢了,恰巧被执勤的民警寻了去,在警局呆了一下午直到了大晚上才被晴明接回去。

那时八岁的酒吞,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陪他最久,待他最耐心亲切的竟然是只有一面之缘的警察叔叔。自那之后,酒吞就觉得人民警察有股说不出的亲切感。

和晴明一起过之后,他身为家里最大的孩子自然扮演了维持秩序调停矛盾争端的角色。再说他学习一般,也没大兴趣爱好,就跟着感觉走报了个警校。没想毕业之后,把警察这个职业干的有声有色。没几年就升了小队长,获得了不少嘉奖,这不前些天破获了一个校园盗窃内衣案还受到了市领导的表彰。

虽然工作辛苦,工资也不高,没什么远大抱负也不想成就什么大业,只想跟从本心干得舒畅痛快。

话说家里完美诠释跟从本心的还有另一位,也是酒吞同父异母的弟弟夜叉。夜叉的生母本就是个混社会的,夜叉小时候跟着她染了一些坏毛病。虽然跟了晴明以后改了不少,但性格张扬随性,在晴明的逼迫下混了个大学文凭就在平安京当红的大江山夜店里当了DJ。

说来夜叉跟妖狐还是直系学长学弟,他在大学里也有几个拿得出手的作品。只是他不想做个苦逼的乙方,再说做DJ可以要多风骚多风骚,完全正中夜叉的下怀。

今天晚上夜叉特地放出自己新做的混音碟,带着夜店众牛鬼蛇神在音浪之下掀起一波又一波高潮。

夜店打烊收拾善后也凌晨三点了,夜叉驾驶着自己的爱车一架漆成基佬紫的宝马mini回了自己租住的单身公寓,收拾完自己在床上躺好离四点差五分钟。

他伸手关了灯打开收音机开关,固定的调频里正播放着轻柔的纯音乐。五分钟不多不少,纯音乐切换成一段“香赞”,然后一个低沉温润的男声通过电波聪音箱中流泻出来,在夜叉这个简洁的单身公寓里流转,最后停留在平躺在床上的那人耳畔。

“听众朋友们早上好,欢迎收听今天的佛门早课,我是你们的老朋友青坊居士啊。在今天的早课正式开始之前,我先来解答几个听众在留言板上提出的问题……”

伴随着这个声音,夜叉只觉得世界格外的温柔静谧,因为夜店工作而浮躁的心也被这把声音安抚得平静下来。

睡意逐渐侵袭而来,而青坊居士的声音依旧在屋里缭绕,直到一小时后收音机自动关闭,而床上的人早已陷入了甜美的睡梦之中。

 



TBC


许愿一目连一目连!!

另外剧透一下,本篇cp确定顺序是:夜青→博晴→狗崽→酒茨

其中博晴虽然确定的快但是最多灾多难的

阿爸适当的虐一虐会出ssr(福说!)

评论(7)
热度(160)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