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平安轶事(四十六)(现代AU,狗崽,酒茨,博晴,夜青)

四十六

青坊主拉开门就看见看门的小沙弥提灯站在门外,被肩上靠着的人压得靠在了门框上。而那个人全身湿透,此时身上披着条浴巾低垂着头。
“怎么了?”青坊主问。
那人听到他的声音撑起虚弱的身体扑了过来,冰冷的双手搭在青坊主的肩上,不一会儿就湿透了他肩头的衣料。那人抬起头,露出因低温而苍白的脸,声音颤抖地说:“找到你了!”
“天哪!”看到那人的脸,青坊主扶住他的肩膀,不禁惊叫出声,“夜叉!你是疯了还是傻了,外面狂风暴雨你就这样闯上山来,不要命了吗?”
“没事,佛祖收不了我。”说完夜叉握住青坊主肩上的一缕发,如释重负一般地说,“还好,头发还在。”
而青坊主此时完全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扶住夜叉让他靠在自己肩上,边走边说:“快去洗个热水澡,把你这身湿衣服换掉,要是生病了可没有医生会在这天气上来救你。”三下两下将夜叉推进浴室里后,他转头对站在门边的提灯说,“提灯小师傅,劳烦您去熬些姜茶,顺道带几件干衣服过来。”
见提灯答应后离开,浴室中也传来水声,被这突发事件惊到的青坊主才放松下来,靠着浴室门正对的那堵墙心中五味杂陈。虽然他已经打消了削发为僧的念头,但有些事还是让他感觉迷惑。肩上刚刚被夜叉触碰过的地方,此刻又冰冷又炽热,这份矛盾同时也煎熬着他的心。
“居士,我进来了。”
提灯的声音将青坊主从沉思中拉回神来,他上前接下干燥替换的衣物,对提灯道谢:“多谢小师傅。”
“不必多谢,姜茶已经在炉子上了,一会煮好了我去端来。”提灯行了个佛礼准备离开,却又回身说,“你那位朋友真是乱来,要不是住持师父让我今天守着山门,这么大的风雨就算他敲断手脚也不会有人听见。让他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儿了。”
闻言青坊主愣了愣,随后连声道谢将提灯送出了厢房。待他再走回来浴室的水声已经停下,他将衣物放在浴室门边的地上,对里面说到:“架子上有干净的毛巾,替换的衣服我放在门外的地上了。”

洗完热水澡,夜叉感觉身上的寒意散去了大半,他匆匆将头发吹了半干就穿着青坊主为他准备的棉麻僧衣走了出来。此时青坊主坐去了房内唯一的椅子,看见夜叉出来,他也只是眼神随他移动没要起身的样子,夜叉只好坐在房内唯二能落座的地方——床上。
夜叉一边用手梳理纠结的发尾一边看着坐在房内离他最远处的青坊主,他脸上表情莫测也那样一瞬不瞬得看着他。两人僵持了十多分钟,还是夜叉先开了口:“你离我那么远做什么,你刚见到我的时候还是挺热情的,现在我又不会吃了你。”见青坊主变了表情,夜叉马上转了话锋,“开玩笑的。你这样忽然消失,你妹妹很担心。”
“你认识小灯?”青坊主有些惊讶。
“好巧不巧,她是我弟的学姐,是她告诉我来这儿找你的。”说完,他看着青坊主的披散的长发许久,才有些犹豫不决地说,“所以……你真打算……”
“现在不了!”青坊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立刻否定,但这话就那么脱口而出。
“那就好。”夜叉松了口气一般倒在床上,“不然我就白来了。”
“……”
青坊主不知如何回答,正在这时提灯送来了姜汤。青坊主让夜叉喝下姜汤,又照顾他躺下,说:“好好睡一觉。”他下意识地将走抚上夜叉的额头,正要拿开时却被他擒住了。
“我不是开玩笑!”这样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青坊主瞬,但了而他完全不知如何回应,尴尬持续发酵,最后是夜叉妥协一般地放开了青坊主的手,“我不勉强你,所以你也别露出那副表情了。”
“什么?”
“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青坊主并不知道自己露出了怎样的表情,被夜叉这么一说不禁失笑,原来自己在面对这件事的时候,如此消极吗?
他努力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的微笑:“快休息吧,千万别生病。”
也许是因为疲惫,也许是因为安心,夜叉很快就睡了过去。青坊主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最后替他掖好被角,悄悄离开了房间。


TBC

评论(5)
热度(79)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