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平安轶事(三十五)(现代AU,狗崽,酒茨,博晴,夜青)

三十五

 

青坊主看着这间他经常关顾的茶室招牌不自在地理了理衣领,这件他不经常穿的衣服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青行灯将他的衣柜锁了起来,只留了为数不多的几件让他挑选。还十分嫌弃地说:“虽然这几件也不怎么样,但起码不那么像僧袍,要是不愿意穿的话,就光着出门把!”要不是佛门弟子戒骄戒躁,他真的很想将他这个任性妄为的妹妹好好教训一顿。

眼看着约定时间就要到了,青坊主再次深呼吸给自己做了最后一遍心理建设。“进去后跟他道歉,说是妹妹的恶作剧,然后离开!”他在心里默念着,然后推开了茶室的木质门。

清雅的茶香扑面而来,入目的尽是茶客们细心品茶小声交谈的身影,青坊主这才发现,他并没有问与“他”约定的这位恶鬼的相貌如何。于是他看着茶室里的众生,一时陷入了迷茫和尴尬的境地。最后他只好在单身的茶客身上选择,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一个靠着窗坐,明显在与手机较劲的茶客身上,打算先上去问问再说。

“请问这位先生,你是平安论坛上的是恶鬼你怕吗?”

那位茶客抬起头的瞬间,青坊主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他希望与他约定的就是这个人。果然那个人也笑着回应说:“是的,我就是那个恶鬼。你就是何渡吧?”

青坊主点了点头,心里默念一声佛号在那位“恶鬼”对面坐了下来。他看着那张带着雀跃的脸,内心生出一种愧疚与遗憾交织的想法来。果然世间鬼怪皆有好皮相,让清修多年的他竟也有些把持不住。

青坊主现在只想把事情解释清楚然后离开,最好还是对方气愤不过拂袖而去,以免他自己挪不动脚步。

“下午好,非常抱歉,这次会面是……”正当他想说出演练好的说辞时,这位“恶鬼”却打断了他。

“抱歉打断一下,你能说一句‘听众朋友们早上好’吗?”

他有些不明就里,但还是照做了,没想到对方就直接兴高采烈地喊出了他的名字。他也没想到,会机缘巧合遇上这么一位与众不同的听友。他收过听友来信,接过听友电话,甚至开过不多也不少的听友会,但像眼前这位一样的听友几乎没有。他年轻,拥有一分张狂的职业,还有些不修边幅,言语坦诚露骨之极,让任何一个受到他夸赞的人都会感觉羞涩。他笑谈着自己“佛门早课”的感想,夸赞着青坊主的声音。让青坊主原本安排好的一切都乱了套,他除了难掩脸上笑意地表达感谢之外,说不出别的话来。

之后谈话渐入佳境,青坊主也就不烦扰这些了,因为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了。他沉浸于这位“恶鬼”的谈话之中,说着一般人觉得枯燥,对方却十分感兴趣的佛教故事。不知不觉,茶凉了没有人烧,水尽了也没有添,两人不知不觉聊到了傍晚。

还是一串手机铃声打断了这场没人愿意停止的交谈。

青坊主拿出手机一看,脑子里半秒钟的空白后,一阵错愕向他袭来。手机闹铃的备注提醒他,此刻应该是他准备晚课的时候,他竟全然将这个自从他决定一心向佛之后就没有错过的事,抛诸脑后。

当他再抬起头,眼前是“恶鬼”放大的写满了关切的脸,那张有薄情之相的嘴唇张合,说:“怎么了?”他惊地倒抽一口凉气往后退去,看见对方脸上的疑惑时才自觉失礼地低下头,说了声:“抱歉。”

“恶鬼”却笑了起来,说:“没关系,不过,你好像有事?”

青坊主稍微让自己镇定了一下才说:“是的,我有些事,恐怕要先告辞了。”

“我觉得……”他脸上有什么一闪而过,“算了,看来只能先就此别过了。”

两人结账之后结伴来到门前,正欲离别之时,一句话冲口而出:“还未问过你姓名……”

“叫我夜叉就好了,是真名不是艺名哦!”

那日的晚课青坊主迟了一个多小时,同时也没将原本烂熟于心的佛经读进多少去。因为一个问题一直缠绕在他心头——

难道世间真有恶鬼……魅惑人心?!


TBC


感觉自己画风突变_(:з」∠)_

不过莫名的写得很顺畅

最近在督促自己勤快一些

然鹅只勤快了一点点。。望天。。。


评论(5)
热度(109)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