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阴阳师】平安轶事(三十四)(现代AU,狗崽,酒茨,博晴,夜青)

三十四

 

夜叉坐在与何渡约定的茶室里没来由地觉得紧张。他推掉了几个邀约,选了衣橱里为数不多显得正派的衣服,还规矩地梳了头发,最后对着镜子练习了不知道多少遍见面时该做的表情。

虽然整个上午都在忙着打理自己,下午的时候他还是安奈不住早早就到了。于是在他早到的这半个多小时,每一秒都是煎熬。

正当他神经质地不停往茶室的大门瞟的时候,手机的信息提示音险些让他惊跳起来。

“小崽子:见到你的男朋友没[滑稽][滑稽][滑稽]”

看到信息的同时,夜叉就想钻到电话对面把他这个小弟弟一顿胖揍,他才不管酒吞和三尾会不会揍回来。

恶鬼你怕吗:你很闲吗,唯恐天下不乱的

恶鬼你怕吗:还有,他不是我男朋友

小崽子:难道你们不是以交往为目的的交友?

小崽子:而且这样有趣的事为生活增添色彩,我怎么能不投入万分的关注呢?

小崽子:再说我这也是关心我哥哥的人生大事嘛~嘿嘿嘿~

恶鬼你怕吗:我会信你!

正当夜叉对着手机发飙的时候,一个人来到了他的面前。

“请问这位先生,你是平安论坛上的是恶鬼你怕吗?”

一把沉稳的声音说出了中规中矩的询问,夜叉也因此抬起头来。不得不说,这位何渡与他想象中的即相同又不同。相同的是,他一身亚麻材质的素色褂子,手上还擎着一串念珠,很符合他在论坛上的佛专家的形象。但不同于夜叉想象的是,这位对佛学颇有研究的男人,有些太年轻,也长得……有些太好看了。就算是一身没有修饰的素服,也没有让他的姿容减色半分,反而让他有一种遗世独立的超脱之感。

夜叉难掩脸上的笑意说到:“是的,我就是那个恶鬼。你就是何渡吧?”

何渡点了点头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虽然他面带微笑,但阅人无数的夜叉在他的脸上看到了羞涩紧张还有一丝的歉意。

“下午好,非常抱歉,这次会面是……”

那个“下午好”一下子开启了夜叉脑子里的声纹记录档案,它被快速地检索匹配之后,一个名字呼之欲出。

“抱歉打断一下,你能说一句‘听众朋友们早上好’吗?”

何渡愣了一下,明显地表现出了疑惑和惊异,但良好的礼貌还是让他说了一句:“听众朋友们早上好。”

声音变成电波被调谐最后又被解调从音箱中播放出来的时候,与真实的声音都会有一定的偏差,但因为职业关系对声音格外敏感的夜叉一下子就分辨了出来。

“你是青坊主对吧,那个佛门早课的青坊居士!”他几乎是叫了出来,这在安静的茶室里引起了周围人的侧目。他立刻收敛了音量,小声说到,“没想到这么巧慧让我遇上真人!你真正的声音,比广播里的还要好听!”

何渡——现在要叫青坊主了——明显的吃惊不小,随即又被夜叉直白的夸赞闹得脸颊绯红,他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说:“谢谢夸奖,我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会听我的节目。”

“我这样的人……很奇怪吗?”夜叉问。

“不不……不是。我的节目在凌晨四点,听众大多是老年人和有做早课习惯的佛教徒。你这样的……嗯……普通人,真的很少很少。”

看着青坊主小心斟酌字句的模样,夜叉笑得更开心了,他说:“我上的是夜班,因为日夜颠倒也不算什么普通人了,但最早听你的节目还真是机缘巧合。不过最后就听成了习惯,因为你的声音真的太抓人了,有种让人心灵沉淀的平静感。听着你的声音,我睡觉都变得格外安稳。”

说完夜叉还不忘对青坊主眨眨眼。随即他又觉得这样太轻浮了,于是露出了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

“谢……谢谢你……”

青坊主似乎没注意到这个轻佻眼神,他只是脸更红了,头低得也快看不见了。这单纯的反应简直让夜叉心花怒放,他的床伴以及为数不多的恋人大多放浪大胆,这种羞涩的小绵羊他还没尝过呢。

看来网络交友真是个不错的选择,周末让阿爸给妖狐加鸡腿!


TBC


这里没有故意把青坊主写弱哦

因为他长时间超脱于世俗之外(没见过世面)

所以被夜叉的直球打的有点懵逼、

很快他就会(假)正经起来了!

评论(5)
热度(115)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