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day77】狐之画舫(起)(古风ABO,慎入)

忽然想写古风ABO诶嘿嘿~

虽然是百日狗崽活动的,但它是个连载

正文分四段外加一个番外,预祝大家食用愉快


狐之画舫


 

是夜,一向安静祥和的源王府里爆发出了巨大的争吵声。

“不行,吾不同意!”二十多岁模样的青年身穿缀有蓝色纹样的月白长衫,在书案前身体紧绷站得笔直,脸上是一副震惊夹杂着抗拒的表情,“吾坚决不会同意的。”

不同于青年的激动,端坐于书案前的男人一身玄色衣袍看样貌三十多岁,脸上却是不同于年龄的沉稳神态,他不急不忙地将书册翻过一页,语调平稳地说:“那么,就呆在京城。”

“不,吾去意已决,圣上下令发兵之时便是吾奔赴边关为国效力之时。”

坐着的那人还是头也没抬:“那么就趁圣上尚未下令发兵的时候,成亲、留下子嗣,之后一切随你心意。”

闻言青年一时语塞,他烦躁地在书房内来回度起步来,口中还不断喃喃自语:“不行,这不公平,不公平。”

端坐的人终是将书册翻阅完毕了,他抬起头看着犹如困兽的青年,饶有兴味地问:“请问是哪里不公平?”

青年停下脚步转过头来怒视着男人:“都不公平!不管是对吾还是对吾将娶的人,都不公平!”他疾步上前,将双手按在书桌上身体前倾,用愤怒的眼睛逼视着始终一派轻松的男人,“国内局势刚平,关外的异族还在蠢蠢欲动,在这危急存亡急需用人的时刻,吾有什么资格谈儿女私情!”

“这其中并无私情,不过是娶亲生子而已。”

男人轻松的作答彻底激怒了青年:“源博雅,吾没想到你也会说出这种话来!要是一切如此简单只是娶亲生子,那你为何不娶个亲生个子给吾看看啊!”

因为青年的发作男人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你可记住了大天狗,我可不是一心奔赴边关,随时会战死沙场,企图让天狗家唯一血脉都断送的那一个。”

此时正在争吵的正是源亲王博雅和前大将军鸦天狗之子大天狗。只见大天狗因为博雅的话而沉默了下来,博雅也自知自己说了重话,语气便也软了下来:“大天狗,你我不同,我身为一个中庸延续香火之事本就……再说,源家人丁兴旺,总是有出类拔萃的下一代可以接我的班。我知道你有远大的抱负,暂时不想有家庭的牵挂。但你是家里独子,边关战事频繁,谁也无法猜测上一刻披甲出征的人下一刻是不是马革裹尸还。鸦天狗将军在上战场之前将你托付给我,我就不能看着天狗家绝后。”

大天狗听着这位亦师亦友的男人苦口婆心的劝告,不免也心软了,他叹了口气做了些许妥协:“吾会好好考虑……”

博雅也明显得松了口气,他站起身走到大天狗身边,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是啊,是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不如,这几日就住在王府,你我也好久没有把酒言欢共谱音律了。”

“行。”

“如此甚好。现在时候不早了,之前你住的房间我已经让下人收拾好了,你府上我会差人报信的,那就安心歇息去吧。”

大天狗告辞后,博雅重新坐回书桌前,原本自若的神态垮塌下来,露出些许无奈。他为自己研墨之后提笔写下一份书函,夜晚再次回归平静。

 

 

大天狗暂住源王府的这些天博雅对娶亲之事没有再多说半句,两人闲暇时或畅谈国事或把酒言欢亦或共奏一曲,仿佛回到了少年时。那时博雅还不是源家家主,而大天狗的父亲也尚在人世。博雅受鸦天狗所托带领大天狗习武,两人虽相差十岁却格外意气相投。良人谈及自己的理想,武将之子的大天狗想要从政而文臣之后的博雅却想要从军。

奈何天不遂人愿,两人相识的第五个年头国内叛军崛起国外异族犯边,一时烽烟四起民不聊生。朝廷花了三年才将内乱平定,期间鸦天狗在围剿叛军首领一役中战死,源家也因思虑多度在深夜暴毙。国内战事稍平,外族势力却因朝廷兵力薄弱之时变得更加猖獗,时局依旧动荡不安。两人原本的人生轨迹也变得完全相反,博雅继承家主之位入朝为官,而大天狗为父守丧三年后向朝廷自荐随时准备奔赴边关。两人即便是再聚首,也难得有闲情逸致。

而今夜,看似也跟前几夜没什么不同。

大天狗来到院中的时候,酒桌早已备好,博雅正对月自酌。听见身后的响动,他头也没回地说到:“既然来了,便共饮一杯吧。”

此时桌上已有两枚酒盏,博雅又取了个空杯替大天狗满上。大天狗二话不说,抬头就将酒液一口饮尽,兴许是喝得有些急了,呛辣的酒气直冲头顶,他用手在另一把空着的椅子上扶了扶,一言不发。

博雅依旧没有看他一眼,替自斟满了酒杯后细细啜饮了一口才说:“你有事问我。”

大天狗瞥了一眼博雅泰然自若的侧脸缓了几口气,徐徐开口:“这几日,吾居于府上,能够与你畅所欲言很是惬意,不过这府中的家丁则不然,每日上上下下来来去去好不繁忙。”

“府上人多事杂,有什么怠慢的话,望你多担待。”

“怠慢完全没有,过于殷勤了才是,有几位护院巴不得与吾寸步不离呢。”

“哦,是吗。”

看博雅已酒杯遮面,大天狗只觉得怒火中烧,语气也变得急躁起来:“博雅,你还要隐瞒吾到什么时候。你早已经在暗地里筹备婚事,留我在府上只是为了方便监视我的行踪吧!”

“是谁告密了吗?”

“非也,你的家仆全部忠心耿耿,但是彼此相识数载,你认为吾此等小事都猜测不出?”

“是我小看你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吾记得你并不是城府如此之深的人啊!”

面对大天狗的质问,博雅今夜第一次抬头看着他,那脸上坦率的歉意正是博雅该有的表情:“大天狗,相信我,这些都是为你好。”

“你……”话未出口,大天狗只觉得脚下一软整个人瘫倒下去,头脑发昏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你……下药……”

“虽然不得不出此下策,但我不会感到任何抱歉。”

大天狗逐渐远去的意识里最后留下的是博雅关切和愧疚交杂的脸,以及一个模糊的从远处走过来的颀长身影。

“扶大天狗大人下去吧。”那个白色的身影说。

 

入夜,室内博雅与客人端坐一隅,小几上摆着简单的小菜和酒水。博雅闷声不吭地自斟自酌连灌三杯,那客人倒是自在地不紧不慢小口自饮着。

这酒过三杯酒气也上了头,原本沉默的博雅话也多了起来:“哎,啊哎,”只听他长吁短叹地瞥着身边的人,脸上写满了不自在,“晴明啊晴明,你说我这是做对的还是做错了呢?”

一袭白衣的客人正是三年前从南方调任京城的安倍晴明,因为剿灭叛军有功由深得圣上赏识的关系不日就要升任尚书了。

晴明将酒盏放下,替博雅斟满酒之后才答到:“我知道博雅你会问这问题。”

“那么答案呢?”

“对,也不对。”

“那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嘛!?”

面对显得有些急躁的博雅,晴明扬了扬手做了个安抚的手势才说:“这不对在于博雅你一向光明磊落却对旧友施了这等下三滥的手段,这对在于这一切都是为了天狗家,为了大天狗的好。”

“哎呀,这我也知道,但是你肯定有不这么做的方法嘛,这样大天狗会埋怨我的啊。”

“别的方法当然有,短的都要个三年五载的。要知道圣上随时会派兵,真到时候就来不及了。要知道天狗家一门忠烈奈何人丁一直不怎么兴旺,鸦天狗将军因为剿匪战死除了追封了个定国将军之外后代竟无收到半点恩泽。”晴明紧了紧拳头,“不知怎么的这文臣材料的大天狗忽然铁了心要去戍边,将军夫人死得早,再者没有家小牵绊,没准他真的会死在关外了。”晴明顿了顿又说,“再说,要巩固你我两家在朝中的势力,也只能这么做了。”

“也是,上代家主暴亡之后,源家在朝中的势力衰弱了很多。而你虽然有功在身,又受到圣上赏识,终是敌不过那些世代在京的家族。大天狗虽是天狗家的,但也算源家半个门生……”博雅又喝了两杯才从哀叹中缓过劲来,看着晴明那张莫测的脸话锋一转:“令侄那儿如何了?”

这回轮到晴明给自己灌了一杯:“还在外头飘着呢,但是我派人传了信让他近日回京来,莫不是早就到了吧。”

“那他可同意?”

“他也知道自己没得选。”

“哎,有时候真佩服他小小年纪……”

“在外头也是风雨飘摇,多少苦自己咽着吧,都是些不让人省心的主。”

说到此处,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为对方斟了酒共饮了一杯。

“要不是朝中这局势,你也不用出此下策。”博雅替晴明满上,“都怪我太耿直,看不懂那些尔虞我诈,果然我还是不适合从政啊。”

“先不说这并不算是下策,只说博雅你吧。你可比你想象的要敏锐,正因为你的那份耿直和敏锐,才有今天的我,才能支撑我晴明在这乌瘴的朝廷继续为官啊。”说着,晴明不自觉地拍了拍博雅放在小几上的那只手。正当他打算收回之时,却被博雅攥在了手中。

“晴明……”

两人对视之间似乎电光火石,却被一阵嘈杂扰乱了去。

“家主,家主!”

家仆推门进来的时候,晴明以杯盏掩嘴,而博雅勉强端坐了身体问:“何事?”

“大天狗大人他,他逃跑了!”

“难道算错了分量……”

晴明的喃喃自语中博雅命令到:“快,派人,派荒川去追!”

 

 

大天狗趁守卫不备从城墙一处待修缮的匮缺翻了出来,他一心只想着离京城远一些,也许找个地方一直躲到圣上发兵为止。但不等他跑出几里地,追兵就赶了上来,他被逼无奈只能沿着运河一路向东。

奈何大天狗体内的迷药还未完全褪去,不消半会儿就被追兵合围了。

“大人,家主请您跟我们回去。”

为首的那人虽然穿着夜行服蒙着面,但大天狗一眼便认出了他来。

“荒川,你知道我不会束手就擒的。”

“非得动手不可?”

“平日切磋多是平手,吾还常在上峰。现在就凭此处区区五人,你就这么有自信能够擒住吾?”

“这可不是平日切磋,我不介意以多欺少。。”荒川一个手势,众人就蓄势待发,“上!”

大天狗闪过两人的袭击一个矮身向荒川的胸口袭去,而荒川抬手遮挡,没想大天狗却借他遮挡的力道从他头上翻了过去。大天狗见脱离了包围也不恋战,转了方向向运河边跑去。

体内的迷药未褪,又加上动武运气,残存的药力很快就在大天狗体内发作了起来。没跑出去几步已觉得脚步发虚身形不稳,自然又被追兵赶了上来。现在的他身后有追兵,面前是涛涛的黑色河水,眼看就是穷途末路。

“大天狗,别逃了,乖乖跟我们回去。”荒川为首的一群人不一会儿就将大天狗逼到了河边。

“绝无可能。”

说话间,大天狗又发动攻势,荒川挡下他一拳之后反手朝他胸口就是一掌,不知是一时忘了控制力道,还是大天狗因为药物脚下虚浮,这一击将他打得老远,落到了那运河里去。

众人正打算下河捞人,没想大天狗却自己浮了出来,向近岸泊着的一艘两层高的小楼船游了过去。

“荒川大人,追吗?”

荒川看着河中浮动的身影翻上了那艘小楼船抬手制止了手下,“看那船上的狐面标识,那楼船的主人不是你我能惹得起的,你们中脚力最快的先回去禀报家主。”

“是。”

那厢博雅一边与晴明共饮,一边等待消息,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有黑衣人回来报信了。

那人从窗外翻了进来,单膝跪在两人面前:“禀报家主,大天狗大人逃到运河上一艘楼船之上了,荒川大人先回禀家主后再做行动。”

“河上的楼船?”

“是的,一艘画着狐面的楼船。”

“哦?!”晴明制止了正欲发令的博雅,“不用追了,让他们回来吧。”

“晴明你?”

“嘿,博雅,这回有意思咯。”

晴明莞尔一笑示意博雅稍安勿躁,他为两人斟满了酒杯之后娓娓道来,说话间两人再次对饮了起来。


TBC


下一棒 @银落川 

热度: 94 评论: 5
评论(5)
热度(94)
  1. 狗崽搞事大队lyvian 转载了此文字
    DAY.077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