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yvian | Powered by LOFTER

【狗崽/第五十四天】浪潮

谢谢 @不记年_泡面 供梗~希望写出来之后还算好看~

因为跟 @E酱今天抽到大天狗了吗 换了天数的问题,预定(其实没有)的车被我吞掉了~撒花!*★,°*:.☆\( ̄▽ ̄)/$:*.°★* 。 

祝大家食用愉快


浪潮

 

现在早已过了午夜平安大学某研究生宿舍依旧掌着灯,紧闭的房门里传来“哒哒哒”的打字声。一阵急促的震动稍微打乱了打字的节奏,然后一把清朗的声音传了出来。

“喂,你好。”妖狐敲打键盘的修长手指稍微顿了顿,又再次动了起来,“编辑啊,这么晚还打电话……哎呀,我QQ在线是因为我还在码字,我没有在偷懒啦!”他一边抗议着,一边操作鼠标把社交账号和挂机的游戏退出来,“我知道这次交稿有点晚,但是我在尝试新风格啊,总要有个难产期吧……我知道啦,一定不会开天窗,一定让您满意!”

妖狐挂断电话之后手上快速地敲下最后几个字,然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今天给自己定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半年多前,妖狐闲来无事在小说网站上发了篇文,不多久就被网站编辑看中,做了个签约写手。拥有中文系研究生的文字功底,再加上妖狐选择了近来大热的耽美题材,没多久他就在网站上小有了名气。

这不上一个连载小说刚刚完结,编辑让他趁热打铁赶快连载下一篇,妖狐却打起了换文风的主意。他原本擅长都市爱情轻喜剧,这次却想尝试一下古代仙侠奇幻风,之前的连载都很顺利,但两位主人公情意正浓,即将颠鸾倒凤共赴云雨享受那鱼水之欢时,他却华丽丽的卡文了。

想到这里,妖狐重重地叹了口气。还不是因为他已经好久没见到他的男神,他的生命之光,他的灵感来源,他的命定之人——同为中文系研究生同时也是他室友的大天狗了吗!

说来他们成为室友的第一天妖狐就喜欢上了这个颜值逆天的室友,只不过他自封玉面书生小妖狐日常撩妹无数,而大天狗根正苗红木头脸日常不解风情,于是他的爱情之花在他们同居——额,不对——同室相处了一年多还没长出个芽儿尖尖儿来。他只能在小说里尽情YY以解相思之苦了。

说来最近大天狗要代表学校参加市里的朗诵比赛,整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们好几天没说上话了,每次不是大天狗回来妖狐已经睡了,就是大天狗出门了妖狐还没醒。没有男神的新鲜容颜可以舔的妖狐,觉得心灵能源都要枯竭了,还怎么让小说主人公卿卿我我啊!

妖狐又叹了口气,简单地给今天码出的部分抓了抓虫,便关了电脑洗澡去了。没想浴室的水声还没响一会儿,妖狐就围着浴巾急奔出来,用还在滴着水的手抓过桌面上的纸和笔快速地书写起来。笔尖刷刷数分钟,一段卡了许久的小车车就造了大半。果然男神就是希望,错用了他的沐浴露也能激发出灵感来,这下不怕开天窗了,真是谢天谢地!

 

当大天狗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轻手轻脚地打开门,借着走廊微弱的光线看向室内,果然他的舍友妖狐已经睡着了。他轻轻的锁上门,将手里的资料放在桌上,凭手机的照明来到了那张不属于自己的床边。妖狐正安静地睡着,不知是不是做了个好梦,嘴角还带着甜蜜的笑意。

这几天大天狗忙于朗诵比赛,天天早出晚归,和妖狐根本打不了几次照面更别说交流了,这让他的心灵之泉都快要干涸了。好在每天早上和晚上还能偷偷欣赏暗恋的人的睡颜,这或多或少抚慰了他的心灵。

没错,他这朵高岭之花之所以日常性冷淡的原因是——他早就喜欢上他的舍友了!

可惜啊,他暗恋的人是个爱撩妹的直男,所有的情思只能默默藏在心底了。想到此处的大天狗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从妖狐的床边站起身来。他快速地冲了个澡,明天就是朗诵比赛的决赛了,结束之后繁忙也可以告一段落,没准还可以借得奖的名义请妖狐吃顿饭。想到这四舍五入就是一场约会,大天狗美滋滋地进入了睡梦之中。

 

“遭了!”大天狗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照进宿舍的灿烂阳光残忍地提醒着他已经睡过头了。大概是昨天实在太累了忘记定闹钟,翻出手机一看,离决赛彩排已经不到一个小时了,但是从宿舍打的到会场不堵车也要半个小时。

大天狗马上起床洗漱,穿好服装就往外跑,跑到半路又折回来拿了桌上的资料。这巨大的动静吵醒了妖狐,他迷迷糊糊地看着大天狗在跑进跑出,对着那慌乱的背影喊了一句:“比赛顺利啊!”

但是妖狐的祝福似乎没有灵验——

好不容易赶上彩排的大天狗被导演安排地在台上走了几个来回之后总算可以坐下来了。他一边吃着简单的早餐,一边开始翻看自己的资料。朗诵的结尾部分他和导师总是不太满意,前后修改了好几次,才在昨晚最后定稿。还好比赛没有要求必须脱稿,现在他可以趁着等候上场的时间多多熟悉一下稿子,好在上台之后能立刻找到需要的部分。

“怎么回事?!”

大天狗翻来覆去也找不到讲稿结尾的部分,其余的稿子基本都在,唯独少了最重要的那一张。取而代之的是几张乱涂乱画的废纸,其中一张还写着一段文字,那上面甚至有些字还因为被水粘到了有些模糊。这突来的变故让大天狗一下子忐忑起来,他只好在脑子里努力回想讲稿的内容。

越是紧张越是健忘,原本他还是有些模糊印象的结尾内容,此时此刻都从他的脑子里飞走了,这要是上了台不就给学校也让自己丢脸了吗?还是在全市观众的面前!

好像还嫌大天狗不够慌乱一般,只见工作人员对着后台喊了声:“下一位大天狗准备!”而大天狗只觉得心都凉了半截,脑袋更是一片空白了。

当他心烦意乱地盯着眼前的稿纸时,上面得内容却跑进了他的脑海里——

“肉体和肉体交缠,气息和气息交叠,手掌蜿蜒所到之处燃起的火,只有拥抱亲吻还有更深的接触才能扑灭。挺近,突刺,那是侵略也是充盈。侵入的是欲望,充盈的也是欲望,起伏的是喘息也是肉体。加快了,更粘腻了,更坚硬了,更火热了————要到了!去吧,一起。巅峰,然后戛然而止。弦绷紧到极限,然后都松懈了。交缠却意犹未尽。”

这……这!这简直就是一篇小黄文啊!大天狗立刻定睛一看,这如假包换是妖狐的字迹啊!“我的室友兼暗恋对象写的小黄文被我无意看到了,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没等大天狗脑内小剧场上演多久,他就被叫上了舞台。

“现在有请代表平安大学的参赛选手大天狗上场!”

大天狗又飞速地看了几遍那张稿纸上所写的内容,天才的大脑飞快转动了起来,最后他深吸一口气——死就死吧!小黄文就小黄文吧!总比脑袋空空啥都没有强。

 

大天狗出门之后没多久,妖狐也跟着起床了。平时早上没课,他都是睡到日上三竿的,但是今天不一样,他可有重要的事。

“晴明老师!”

被妖狐老远就叫了名字的人回过头,看着自己的学生笑逐颜开:“崽崽,今天起得可早啊。”

妖狐小跑到晴明面前:“那是,可不能让老师久等。”

“怕久等的应该不是老师吧,看看你,还特地打扮了一番啊。”语毕,见妖狐一脸窘迫,晴明也就不再逗他了,笑说,“快上车吧,我们得按时抵达比赛现场才好。”

 

妖狐心不在焉地看了四位参赛者比赛之后,终于听到了主持人说:“现在有请代表平安大学的参赛选手大天狗上场!”随着现场热烈的掌声,妖狐也不自觉地正了正身体,“他朗诵的题目是《浪潮》。”

只见大天狗迈着端正的步子走上了舞台,在舞台正中的麦克风前站好。那本就修长挺拔的身躯,配上定制的西装,再搭上一条极配他眼睛颜色的蓝领带,简直就是秒杀全场。

他为什么显得如此紧张?妖狐看着大天狗不自然地拉了拉领子还深吸了几口气,内心不由奇怪到。按理说,这种场面大天狗也见怪不怪了,怎么今天……

但不等他细想,就见大天狗对着舞台的侧边点了点头,之后背景音乐悠长的响了起来。

“噗嗤……”妖狐险些笑出声,《长江之歌》还真像是大天狗的作风。那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人形化身,配上这正气满满的曲子,强烈的画面感让妖狐憋笑憋到肚子疼。

不过,等大天狗一开口,他就顾不得偷笑了。

为了朗诵比赛,大天狗他们特地将《长江之歌》做了新的编曲,前半段是悠扬的交响乐,后半段是激昂的合唱。只听大天狗的声音跟随着乐曲,先是低沉的讲述,之后是大声的咏诵,最后随着乐曲走向合唱部分,他的声音也越发铿锵有力起来,直到乐曲的最高潮,他几乎是呐喊着——

“身躯和意志交织,勇气和无畏堆叠,臂膀紧挽延伸到之处燃起的火,就算毁灭天地的险阻也不能熄灭。挺近,突刺,那是牺牲也是解放。牺牲成就浪潮,解放也成就了浪潮,起伏的是身体也是心灵。加快了,更坚持了,更坚定了,更坚决了————要到了!去吧,一起!巅峰,然后一切都不会戛然而止。就算弦绷紧到极限,也不会松懈!那连绵不绝前赴后继,那坚持不懈英勇无畏。那——是浪潮!”

一时如雷的掌声不绝于耳,全场都在为大天狗精彩的朗诵而鼓掌,但妖狐明显被什么震惊到了,拍手的动作慢了全场不止一个拍。

为什么大天狗朗诵的末尾结构如此熟悉,而且有些用词也似曾相识——“天哪!”妖狐蓦地惊叫着站起来,下一秒他连忙捂住了嘴一屁股坐回位置上。

——那不是他昨晚写的小黄文吗!大天狗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昨晚回来的时候看到了他的稿子!?那不是也看到了乱涂乱写的东西了!该死的,他东西就不应该到处乱放啊啊啊啊啊!

想到这里妖狐只觉得脸红气粗,窘迫得巴不得现在就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

妖狐的脑内小剧场明显地投射到了他的举止上,这让晴明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崽崽,怎么了?”

妖狐努力收敛自己惊慌的表情,干笑着说:“哈哈,晴明老师,我刚刚想起来我洗了衣服没晒,我得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晴明回答,妖狐就一边向周围人道歉,一边离开了会场。

 

不负众望,大天狗获得了一个优胜奖,他微笑着上台领奖接受闪光灯的洗礼。但他内心却在发着愁,愁着该怎么把自己拿错了资料还用了妖狐的稿子做朗诵结尾的事。不过要跟喜欢的人说小黄文的事,即使脸皮城墙厚也没那么讲容易出口吧。

大天狗下台直到走出后台还依旧想着这件事,也许可以借优胜约妖狐出来吃个饭,那家伙挺贪吃的,没准吃得高兴了就原谅他了,、四舍五入当成一个约会什么的也能顺利达成了!不过,那家伙会喜欢吃什么呢……

大天狗的思绪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大天狗!”他抬起头就见自己的导师博雅和导师的好友晴明正等着他,“大天狗,没想到你又改了结尾啊,不过效果很不错,把手稿给我看看,润色一下我们争取发表!”

大天狗一下子躲过了博雅伸过来的手,将手稿藏在了身后,急忙到:“老师,这手稿写的匆忙又涂涂改改太乱了,我回去录入之后给你发过去?”

“没问题。”博雅完全没看出大天狗的紧张,毫不在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爽朗地说,“有什么想吃的吗,为了你的优胜我们出去庆祝一下,”他转头又对晴明说,“晴明老师也顺道一起去吧?”

大天狗暗自翻了个白眼,晴明老师哪里是顺道,他才是顺道吧。嘴上却顺水推舟说:“我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你们定吧。”

晴明则在博雅询问的眼神下微笑到:“我知道有家店不错。”

“那我们就去那里吧!”

听博雅爽快的答应了,晴明脸上的笑容更深:“可惜了我那个学生竟然半途回去了,不然还能蹭博雅老师一顿饭呢。”

“哦,那是有点可惜了。你的学生,是那个妖狐吗?”

“对啊,就是他。”

“什么,妖狐也来了!”大天狗险些叫起来。

“是啊,他跟我说了好几次,我就带着他了,没想到半当中说有事就走了。说来,你们两个还是舍友呢。”

虽然猜到了答案,大天狗还是不死心地问:“那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就你刚朗诵完那会儿吧,还好没错过你的精彩表现。”

妖狐一定是听了他的朗诵生气了才走了,这回彻底玩儿完了。大天狗只觉得心如死灰。

 

去餐馆的路上,晴明和博雅在前排相谈甚欢,而大天狗在后排暗自神伤。他心思郁结地翻着手稿,忽然一张充满着涂鸦的“废纸”闯入了他的视线。

“停车!”

大天狗大喊一声,晴明下意识地猛踩刹车,还好前排的两人都系了安全带才没有撞上挡风玻璃。

“怎么了!?”博雅焦急地转过头问。

“我想起来衣服还没晒,先回去了!”说完,大天狗也不等两人有所反应,观察了一下车外之后开了车门就跑。

留下一脸诧异的晴明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问:“现在的小孩都不记得晒衣服吗?”

 

也许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妖狐出了演播室之后竟然打不到车,兜兜转转坐了公车回学校,看看已经是朗诵比赛结束的时候了。他跳下公车就飞奔回宿舍,一推门就往书桌冲了过去。

“完了……”看着手中字迹方正的手稿,上面所写明显的是朗诵内容,而自己昨晚睡前写稿子以及平时无聊的几张涂鸦不见了踪影。再回想早上的情景,一定是大天狗着急拿错了。

一想到自己的小黄文在即将全市播放的节目上被人朗诵出来了,关朗诵的还是自己暗恋的人,妖狐就觉得羞耻感爆棚。虽然内容已经被大天狗修改过了,但是想想他本质上是一段小黄文,妖狐就想立刻从这世界上消失。

“啊啊啊啊啊!”他尖叫着试图将自己闷死在被子里,然后不过几分钟他又跳了起来,一边胡乱将衣服塞进背包里,一边打电话,“姐,你在家吗,我想过去住几天……什么!你和姐夫出去旅游了……要一周之后才回来!天了噜!怎么办怎么办……”不等妖狐感叹自己的走投无路,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随后是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妖狐几乎是凭着条件反射一脚将背包踹进床底下,然后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到了被子里。他紧紧揪着被子一边发抖,一边期望大天狗没有发现他。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啦。

急急忙忙打车回了宿舍的大天狗一推门,看见的就是把自己用被子裹成蚕茧的好室友,他叫了一声:“妖狐。”但是毫无回应。

别回应假装自己不在,妖狐一边催眠自己,一边在将被子拉得更紧。随着一阵阵接近的脚步声,他的心脏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睡了吗……”

没错没错我睡了!

一阵大天狗的低声自语过后,宿舍里安静了下来。正当妖狐以为大天狗已经走了的时候,他的声音从极贴近耳边的地方传来:“肉体和肉体交缠,气息和气息交叠,手掌蜿蜒所到之处燃起的火,只有拥抱亲吻还有更深的接触才能扑灭。挺近,突刺,那是侵略也是充盈。侵入的是欲望,充盈的也是欲望,起伏的是喘息也是肉体。加快了,更粘腻了,更坚硬了,更火热了————”大天狗特地用了比平日声音还要低沉的声音朗读着,一阵阵气息喷在妖狐的被子上,吹得他耳朵痒痒心也痒痒,然后大天狗的声音忽然高亢起来,“要到了!去吧,一起。巅峰!”

“别念啦!”妖狐尖叫着掀开被子,一把捂住大天狗的嘴,脸上不知是因为闷热还是害羞,红彤彤地像是开得最好时候的杜鹃花,他别扭得偏着头,嘴上却说个不停,“话说回来我还没有追究你侵犯著作权,擅自改了我的稿子就在朗诵比赛上念了。就算是小黄文也是有小黄文的尊严的,怎么就给你改成社会主义赞歌了!这叫我这么发布,怎么跟编辑交差……”

大天狗一脸玩味地看着面前炸毛的小狐狸,这小子一紧张就像小野兽一样伸出爪牙,看多少次都是可爱。心里这么想着,就在妖狐的手心上轻吻了一下。

“吓!”原本絮絮叨叨的嘴一下没了声音,妖狐收回手还打算一退三尺远,却被大天狗一把揽住了后背,“你你你……你……”妖狐一边推拒着忽然靠近的胸膛,一边觉得脸颊发烫头脑发昏,伶牙俐齿的他此时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只能转过头不看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大天狗擒住了他乱动的手,温柔地说:“妖狐,转过头来……转过头来看看我。”妖狐一个劲的摇头,大天狗只好捏着他的下巴迫使他转过头,然后将一张满是涂鸦的稿纸展现在妖狐面前。那些涂鸦其中藏着一个被心形围绕的手绘Q版小人,那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跟大天狗还颇有几分神似。

“我画的不是你!”妖狐大叫这着。

大天狗指了指画手贴心的命名:“我没说是我,但是下面有人写了他叫‘大天狗’啊。”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妖狐啪地一下捂住自己的眼睛,那声音大得让大天狗都担心他会不会把自己的脸拍出两个手掌印来。大天狗无奈地叹了口气,一边拉开他的手一边说:“画得很不错,我喜欢,虽然是小黄文但也不得不说写得不错,我也很喜欢,还有你,我非常喜欢。”

妖狐因为这直白的宣言瞪大了眼睛,他张开嘴但是没机会再追问了。因为那红润的嘴唇已经被另一双他心心念念许久的唇擒住了,随后两人的气氛迅速升温,愉快地去实践妖狐写的小黄文去了。

一年多都没长出芽尖尖的恋情瞬间开花结果,虽然过程有些乌龙,但还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小剧场

1、妖狐姐姐:“崽崽,崽崽你怎么了?诶……嗯……现在小孩花样真多……还有,我是不是挂掉电话比较好?”

2、博雅和网站编辑:“大天狗(妖狐)怎么还没把稿子发给我啊。”

3、晴明:“妖狐这小崽子,怎么桌面总像战场一样……”贤惠的晴明老师开始帮妖狐整理桌面,“咦,这小子还写网文,嗯,还不错……不过这风格怎么似曾相识啊……”晴明思索许久,觉得还是把整件事忘掉比较好。

 

真·END


下一棒 @澪🍀小16 


热度: 54 评论: 6
评论(6)
热度(54)

吃的cp很多,写的主要是欧美圈:狼队,麦雷,destiel,SB,二次圈:主狗崽,都是可逆不可拆
目前长篇《平安轶事》周更中